一個人的旅行:英國巴斯的優雅靈魂

| 邱奕齊
2016/06/06
✤本文為「名家專欄」授權文章及圖片,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。

圖、文/邱奕齊

起床望著窗外的草坪,有個念頭說該是旅行的時候了,奇怪的是我總是一個人旅行,僅有孑然一身時才不會迷失,而我是那麼害怕失去自己本來的樣子。

啟程時倫敦王十字車站上的天空還是陰天,如同倫敦所有日子裡不冷不熱的天氣,火車票到巴斯,這小鎮距離倫敦僅有一個半小時火車車程。

羅馬浴場、皇家新月樓、巴斯修道院,受旅客歡迎的景點不斷出現在各色的旅遊書上,提醒行者不要錯過。然而拍下著名景點的意義是什麼呢,是要讓人知道去過了那裡嗎,世上有一萬人去巴斯,拍攝一萬兩萬三萬次的羅馬浴場,羅馬浴場的存在會因此變得不同嗎,我決心避開人群聚集的景點,仔細檢視城市角落。

一個有點年紀的街頭藝人在廣場中央彈著吉他,他身後是著名的巴斯修道院,眾人圍在門口等待入內參觀,並沒有人停下來聽他演奏,他彈唱的是我沒有聽過的曲子,站在他面前好一陣子,希望他能夠彈唱一曲聽過的流行樂,但並沒有聽見,他沉醉在自己喜愛的歌曲中,並不在乎聽眾是怎麼想的。

藝術的價值是什麼,是始終如一地跟隨自己的心,直到被發掘才華而讓世界懂得,亦或跟隨著潮流,彈唱眾人都懂得的歌?若眾人都懂得你所唱的,你便懂得自己嗎,或被世界的多數決給淹沒呢。

在那之後爬上狹長的坡道到達星月樓,星月樓前有寬廣的草坪,草地上青草翠綠,被太陽曬得暖烘烘的,人們或坐或躺,有人讀書,有人聽音樂進入忘我境界,有人做瑜伽有人親吻有人野餐。被眼前人們巨大的能量感染,舒服自在的氛圍使我平靜。

一對老夫婦請我幫他們合照,兩人頭髮花白臉上佈滿皺紋,聽口音彷彿不是英國本地人,拍照後他們道謝,我回覆些回禮的話語,望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身影,卻是覺得十分幸福。

這張合照,或許就被印刷出來擺在鞋櫃上,使他們一進門就可以看見笑容滿溢的模樣,提醒著在巴斯的美好時光,我獨自想著。夕陽落下時。走下狹長的坡道回到巴斯車站,回倫敦的路上,心中充滿溫暖。

一次次旅行都更加貼近與自己本身的對話,知道要活得如何,想愛上怎樣的人,看世界的角度,生活的態度品味,以及獨一無二的自己。

當玻璃杯盛滿水後,而有能力將水倒給他人,接著深愛這世界,並理解它如何愛你。

相關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