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、西藏|探訪西藏第一座宮殿與文成公主的聖泉

✤本文為「名家專欄」授權文章及圖片,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。

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西藏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在上一篇有提到第一代的國王聶赤贊普,在山南澤當11公里的西次日山上所建造的第一座宮殿就是雍布拉康。

為何宮殿名稱會叫雍布拉康呢?
雍布的藏語是母鹿,拉為後腿,康為宮殿。
西次日山的地形就像一隻臥著的母鹿,而雍布拉康這座宮殿就立在母鹿的腿上,當時聶赤贊普教人們種地,讓雅隆人學會農耕而壯大了部落,這第一塊的農地至今還保存著。
另外在雍布拉康的附近有個稱為「嘎泉」的聖泉,當時文成公主嫁到西藏來,並不像長安的水源那麼豐裕,來到此處時發現了這座泉,不但從唐朝至今歷經數百年未枯竭,據說洗了頭後可免頭痛,洗了身可以治百病。
離開了桑耶寺,從鎮上的唯一小路穿越沙丘山谷,來到澤當地區,看著師傅開著九彎18拐的山路,理當要好好的睡上一覺,就連飯後導遊講完了歷史故事都要大家休息一下,但偏偏窗外的景致不讓人有休息的機會,一個轉彎、一個攀爬、一個下山,處處都是美景,完全讓人捨不得閉上雙眼。

 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這地帶沙化嚴重,目前會種上些植被,形成綠洲,避免全部沙漠化。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山、沙、河,搭上一朵朵像羊毛氈的小樹,這景也太可愛。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車子就在蜿蜒的山道上往澤當前進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一個轉彎,來到了山的制高點,飄揚的經幡搭配藍天,美極了!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一個瞬間突然喇叭和煞車同時進行,原來放牧的羊群上到了公路上,對了,在西藏的牛羊豬都有保險,烤一頭藏香豬也不過是1800人民幣,但撞到豬可是要賠上兩倍的。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放牧人就悠閒的坐在沙堆上看著整群的羊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樹叢內的白點都是羊,大家突然說「要怎麼趕回去阿」,會不會太操心了些…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下山後不久,就可以看到佇立在山頭的雍布拉康了!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公元前127年所建造的宮殿至今仍然屹立不搖的盤據山頭,並保存著第一部佛經。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雍布拉康就位在眼前,沒想到入口前拉起了封鎖線,目前維修中,已經不能進入,導遊詢問了當地人都表示無法,就連想買經幡進去掛,店家的經幡也賣完了,就在猶豫之中,下起了雨,西藏可是有魔力的,不給進時,想要靠近都無法。

位在雍布拉康一旁不遠處的地方就是嘎泉的所在地。
心想,不就是一口泉水嗎?有什麼好看的,沒想到藏人全在這洗頭,看到爆肝心好癢,於是也把頭湊過去沖了水,好沁涼暢快阿!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▲藏人除了洗頭以外,還會脫去上半身,夫妻的話會由丈夫協助清洗,朋友的話都會彼此幫忙。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不得說來洗澡的藏人,下犬式都做的好到位!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但是讓人驚呼的不是泉水的沁涼,而是大家拿的是洗衣粉,洗頭、洗澡再打水去洗衣服!!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洗好頭的藏人不是在泉池旁就在這週邊梳頭,女性坦胸露背不怕看,倒是我們這群害羞的很。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一旁有人在洗澡,這裡則坐在路邊編起了棉被。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不能上宮殿其實爆肝是開心的,真心覺得上去高山症都要來了~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倒是導遊急的很,一直想詢問門路,我就悠閒的在一旁拍貓。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民宅的門飾


雍布拉康不能進,想買經幡上去掛也沒了,就連想要去如廁,廁所也沒開,哈哈,看來就是沒有要讓你停留之意。
也好,早早的回到了城鎮,意外的今晚的晚餐又吃的特好,八菜一湯,川菜的辣就像吃黃飛紅花生一般的口感,香中帶麻,卻不會有辣到胃痛等的不適,吃到了第四天,一天沒辣的,反而覺得不習慣了。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飯後,出了餐廳遠方有音樂聲,導遊建議可以去走走看看,一起跳個人民舞消化一下,本身就沒什麼韻律,進去跳了三首歌,好不容易才轉回到原處,一旁穿著藏服的阿嬤笑的超開心,爆肝則是一直大笑,加上跳到快缺氧高山症了。看來在海拔3600的地帶,不適合這樣跳阿~西藏的舞步還挺輕快的。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
宮殿與聖泉 圖/文供稿:爆肝護士的玩樂記事
▲山南地區是四川和湖南援藏,可以見到很四川的路名。

你相不相信冥冥之中的力量呢?在進入澤當時,還拍得到搭配藍天的雍布拉康,但離開了嘎泉,導遊想帶大家從另一側上山時,烏雲已飄了過來,對於怕喘又愛拍照的爆肝當然就選擇不上去,而一連串的巧合,有時也不能不信呢~

相關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