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進蘇格蘭:夏日的愛丁堡以及亞瑟王座

| 邱奕齊
2017/02/28
✤本文為「名家專欄」授權文章及圖片,以上言論及圖片不代表本台立場。

圖、文/邱奕齊

2016年夏日再次回到英國,除了在倫敦打轉幾天,也順道在英國境內旅行。這次的目的地,是英國北方的愛丁堡。

愛丁堡是英國蘇格蘭的首都,經濟上以金融業為主,著名的愛丁堡城堡以及荷里路德公園,都在這個城市。舊城以及新城區使得人們可以同時見到愛丁堡古老以及近代的一面。除此之外,在2004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推出的全球創意城市中,愛丁堡也因為他文學活動的活躍度而榜上有名。

對於文學熱衷的我,因此對它有更多想像。

事前沒有特別計劃的我們,幸運碰上愛丁堡最大的節日,那就是軍樂節以及國際藝術節。

軍樂節創始於1950年,每年有約20萬的人潮前往愛丁堡,軍樂節的票每天都被搶購一空。約有三分之一觀眾來自海外,特地聚集到愛丁堡參與軍樂節,因此被視為愛丁堡最盛大的節日之一。而國際藝術節,創始於1947年,節日內容包含各種藝術形式的表演,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藝術節之一,路上有來來往往的人向遊客發傳單,城市中的每一個角落都有歌劇,音樂劇或是藝術活動上演著。

意外聽見藝術家們的表演,馬上聽出來他們合唱的正是電影《吉屋出租》的主題曲:Season of Love。簡易舞台上的他們,奮力唱著,台下的觀眾也瘋狂地齊聲合唱。這樣熱鬧豐沛的藝術節精神在愛丁堡散播著,在這裡也見到台灣藝術表演的海報。

愛丁堡的人民博物館,也是身為旅客十分推薦的地點,內部介紹英國小人物,並且附上人物蠟像,蠟像旁有詳細的解說,但奉勸體質較敏感的人們要謹慎,我爬上二樓後就感覺全身不舒服。衝出門外後,仔細閱讀博物館導覽圖,才知道那個位置是18世紀的地牢,用來關押犯人及行刑。


在旅途中的小插曲,是我們自湖區搭車到愛丁堡車站,離開車站,爬上卡爾頓丘後,約莫五分鐘,便被一個亞洲面孔的男子攔住去路。他表示自己來自南韓,手上拿著地圖,要我們指引他到愛丁城堡。我們表示自己也是旅客,並且剛離開車站,對於愛丁堡還不夠熟悉,無法指引他。他便進一步問我們的下榻地點在哪裡,表示自己居住的地方環境不好,希望能夠換旅社,並且要我們推薦他地點。

在百般推辭之後,我們想要離開。他卻拉著我要到一旁的墓園幫他拍照,我心裡有些緊張,當時卻還是下意識的沒有抗拒,便跟他到墓園旁,仔細一看發現墓園裡一個人都沒有。看見在墓園門口外朋友緊張的神情,心裡的警鈴聲大作。

就在此時,一位十分高大的男人走來,出示警徽表示自己是蘇格蘭警察,他說最近愛丁堡一帶,有亞洲人組成的毒品交易團體,質問那位自稱來自南韓的男人,是否在賣毒品給我們。

警察盤查那男人的背包及身上所攜帶的英鎊,也查我們的護照,並且詢問我們許多問題,終於才讓我們離開。在男人離開後,警察又回過頭向我們確認那南韓人是否沒有賣毒品給我們。

回到旅社後,我們還因為此事驚魂未定。其一的原因是,要是當時無法確定那位高大的先生,是否真是蘇格蘭警察,那麼在這樣的狀況下,我們或許會因為認為對方是警察,而會被帶到危險的地方。第二原因,是當時那位自稱來自南韓的男人,將我帶到墓園內,真的向我兜售毒品的話,後果如何解決。

還好,最後沒有延伸到難以收拾的局面。但是也讓我們當時有了警惕:那就是小心向你搭訕的陌生人,尤其在完全不熟悉的環境之中。

但整體來說,愛丁堡是個適合旅行的城市。我們在AirBnb找到一間溫馨的民宿。民宿的內部裝潢很讓人喜愛,是木質的暖色調,除了老闆娘準備的水以及茶點咖啡之外,窗邊還有可愛的地球儀裝飾。

民宿老闆娘在我們剛抵達時,還熱心的替我們介紹約有二十間她最喜愛的餐廳,種類有各國料理。但可惜的是,我們只在愛丁堡停留三天,沒有時間能夠把這些料理吃遍。

再者,雖然愛丁堡的天氣,即使在八月時還是又濕又冷,但是出太陽的愛丁堡,絕對是個讓人難以忘懷的模樣。

相關推薦文章